當前位置:首頁 > 在線服務 > 文明網校 > 網上課堂

元明清時北京的人口普查

來源:北京日報

時間:2020-01-09

  

  鼠尾冊式普查法

  元代對于戶籍管理和人口統計,有自己獨到的做法。那時的人口普查大多是為了便于派差和稅賦。普通百姓被稱為賦役戶,就是盡納稅和兵差等義務的居民。為了摸清大都新城的人口底數,元世祖時開始實行人口普查,驗人戶、收成多寡,分上、中、下三等戶,每等再分為三級,如上上、上中、上下等,稱為“三等九甲”,都登記在鼠尾文冊中,凡征派賦稅、差役,據以為準。

  為什么叫鼠尾冊呢?因為當時在人口普查造冊時,把丁糧多的大戶、富戶編在前,以負擔重役;把丁糧少的小戶、貧戶編在后,以當輕役。前面的大戶如虎頭,后面小戶為鼠尾,故有此名。

  元政府在金代的基礎上設立警巡院來對城市賦役戶進行專門化管理。據《元史·百官志》載:“錄事司,秩正八品。凡路府所治,置一司,以掌城中戶民之事……若城市民少,則不置司,歸之倚郭縣。在兩京,則為警巡院。”顯然大都城市賦役戶的戶籍管理屬于警巡院的職責,自然人口的普查統計就由他們負責。

  據《通制條格》載:“除軍戶、人匠各另攢造外,其余站戶、醫卜、打捕鷹房、種田、金銀鐵冶、樂人等一切諸色戶計,與民一體推定鼠尾。”這里是說,除軍戶、匠戶之外的各類戶均需并入賦役戶籍。

  元代有軍戶,包括蒙古、探馬赤和漢軍等。據《黑韃事略》記載,蒙古“民戶傳統,十人謂之排(牌)子頭,自十而百,百而千,千而萬,各有長”。按規定,蒙古民戶“家有男子,十五以上,七十以下,無眾寡盡簽為兵……上馬則備戰斗,下馬則屯聚牧養”,且軍士“所生兒男、繼而為軍”。蒙古平定中原時“發民為卒,是為漢軍”,也設百、千、萬戶的職位來管理統領。而天下平定后,凡是軍人就定為軍戶,不可更改。于是,軍戶便從民戶中分離出來,形成了“管民官理民事,管軍官掌兵戎。各有所司,不相統攝”的兩個戶籍管理和戶口統計的系統,出現了軍與民的兩種戶籍類型。

  還有一種特殊的戶口就是匠戶,在建設大都新城的時候,元政府為了保證建設質量和加快施工進度,將全國各地大量工匠遷移到大都來,并專置“大都路管諸色人匠提舉司”管理匠戶的戶籍等各項事宜。

  皇室和貴族私屬人戶,稱“怯憐口”,這些戶籍專設提舉司、監寺、總管府負責,其人口普查也是獨立進行的。

  因此,元大都的戶籍管理主要分為:城市賦役戶、軍戶、匠戶和“怯憐口”四個戶籍管理和戶口統計系統, 在人口普查的時候,分別由各自的行政系統履行戶籍管理和戶口統計的職責,其中大都各警巡院專門負責數量最大的賦役戶的戶籍管理和戶口統計。

  明

  以有房為戶口統計標準

  明初大都被降為北平府治,廢除了元代市政管理機構警巡院,將城市劃分為三十三坊,分別屬宛平和大興二縣管理。當時北平城市居民戶籍也由兩縣管理和統計。據《宛署雜記》載:“國初悉城內外居民,因其里巷多少,編為排甲。”

  明成祖把都城由南京遷到北京之后,北京再次升格為都城,人口增加很快。當時北京設立順天府,下轄宛平和大興二縣,城市被劃為五城,其中內城分中、東、西、北四城,外城即為南城;每城分坊,坊下分牌,牌下設鋪,鋪設總甲。鋪是按照城市居民多少劃分的,編設原則是:“城內各坊,隨居民多少,分為若干鋪……而統之以總甲。”

  據《京師五城坊巷胡同集》載,明嘉靖時,北京內外城三十七坊及各關廂共劃分為106牌、720鋪,其中內城置97牌、670鋪。據《春明夢余錄》載:“京師雖設順天府兩縣,而地方分屬五城,每城有坊……每城設御史巡視,所轄有兵馬指揮使司……元設警巡院,分領市民事,即今巡城察院也。”明代在京師內外五城設巡城察院,類似于元代的警巡院,下轄五城兵馬指揮司,同樣分領負責城市坊市民事及供需等。自永樂以后,每十年一次的京師鋪行清審,即城市賦役戶口的戶籍管理與人口統計,就由五城及其所屬兵馬司負責了。

  嘉靖六年(1527年),明世宗針對北京的戶籍管理曾發布了一個明確的詔令:“巡城御史嚴督各該兵馬司官查審京師附住各處軍民人等,除浮居客商外,其居住年久,置立產業、房屋、鋪面者,責令附籍宛、大二縣,一律當差,仍暫免三年,以示存恤。若有冒假衛所籍貫者,行勘發遣。”這個詔令規定:第一,凡軍民人等在京置立產業房屋鋪面的,即定居人戶,戶籍均由宛平、大興二縣管理,編入五城坊鋪,而未置產業者,包括居住京營的衛所軍戶,不編入坊鋪;第二,浮居客商不編入坊鋪。就是說,當時入戶需要在京師有房產。坊鋪是明代北京城市的基層行政單位,負有管理戶籍、統計戶口的職責,他們是當時北京人口普查的執行者。

  同樣,明代也存在京衛軍戶,也是獨立的戶籍類型。自京師達郡縣皆立衛所,軍人戶即被編組在衛所之中。衛所在北京由侍衛京軍指揮使司即五軍都督府統領,軍籍由兵部清吏司掌管,軍戶的人口普查是每三年進行一次,與城市賦役戶每十年編審普查一次有很大的不同。

  另外還有匠戶,隸屬于工部,單獨統計戶籍和人口;皇室貴族服務人員,包括直接服務于宮內日常生活的宮人、太監,以及散居于京郊上林苑和南苑的苑戶與海戶,則屬內府司管轄。

  清

  特殊戶籍“八旗”

  清朝與元、明兩朝又不一樣了,滿清有一個龐大的特殊群體,他們為滿清打天下立了頭功,他們擁有一個在有清一代非常耀眼的稱號——八旗。所以清朝在北京人口普查時,首先需要弄清內城八旗戶籍人口。

  滿清定都北京后,政府為了安置大量內遷的八旗人口,在順治五年(1648年)下令圈占了北京內城,漢族官僚、平民及商人,除投充者及在衙署內居住之胥吏、寺廟中居住之僧道外,盡遷南城。“(八旗)入燕之后,以漢人盡歸南城”,而“分置滿、蒙、漢八旗于京城”,即內城。同時又法定,八旗官兵不得在京城外居住,因而,北京內城“八旗所居……星羅棋峙,不雜廁也”。北京城市這種滿漢嚴格分居的局面持續了二百多年。

  按清代戶籍制度,“八旗無分長幼男女,皆注籍于旗”。八旗又有滿、蒙、漢軍之別,每旗之下置參領若干,每參領之下又分置若干佐領。清代為皇室貴族服務的人員稱為包衣,其戶籍管理和戶口統計也納入八旗系統。

  外城賦役戶的普查,主要包括百姓、商人、鋪戶及官吏等戶口。早在清初,政府即參照明代戶籍管理和戶口統計制度,確立了對州縣賦役戶的戶籍管理和戶丁編審的一套制度,凡“編審責成州縣印官察照舊例造冊”。“察照舊例”就是參考明代制度。順治五年(1648年)規定,州縣賦役戶丁“三年編審一次……凡造冊人戶,各登其丁口之數而上之甲長,甲長上之坊、廂、里長,坊廂里各長上之州縣,州縣合而上之府,府別造一總冊上之布政司……總其丁之數而登黃冊”。到了順治十三年(1656年),又規定州縣賦役戶每五年編審一次,編審的對象是州縣城鄉賦役戶丁。這就是說,清代對于賦役戶的人口統計與普查是五年進行一次的。

  元明清三代的人口普查,對于摸清人口底數,搞好社會發展規劃,做好征稅和征兵工作,起到了積極的作用。人口數據也表明,北京作為都城,得到了優先發展的機會,也遭到因朝代更替帶來的戰爭摧殘,幾百年中人口呈波浪式發展就在所難免了。(劉永加)

  延伸閱讀

  元明清北京有多少人口?

  元大都城的人口數量:中統五年(1264年)4萬戶,約計11萬人;至元八年(1271年)11.95萬戶、42萬人;至元十八年(1281年)21.95萬戶、88萬人;至正九年(1349年)20萬戶、80萬人。根據這些年份普查統計的人口結果來看,元代大都人口大體呈逐年增加的趨勢。

  明洪武八年(1375年),北平城市居民1.8萬戶,7.1萬人,加上城市駐軍及其眷屬7.2萬人,總計14.3萬人。而嘉靖到萬歷時期,北京城市居民總計13.4萬戶,其中內城8.46萬戶,外城4.94萬戶;總人口67萬,其中內城42.3萬人,外城24.7萬人。

  到了明代后期,北京城市軍民已有18萬戶,85萬人。可見,明代北京的人口基本也是逐年遞增的。

  清代北京內外城總戶口:清初11.7萬戶、55.6萬人;乾隆末年15.7萬戶、74萬人;清末13.9萬戶、76.1萬人。

  可以看出,清代北京的人口盡管呈逐年遞增趨勢,但是其總人口始終沒有超過明代。

原文鏈接:http://bjrb.bjd.com.cn/html/2020-01/09/content_12440603.htm

(責任編輯:桑愛葉)

  • 0
    表情-挺你
  • 0
    表情-搞笑
  • 0
    表情-傷心
  • 0
    表情-憤怒
  • 0
    表情-同情
  • 0
    表情-新奇
  • 0
    表情-無聊
  • 0
    表情-路過
赌场欺骗cos 三分pk拾人工计划全天 棋牌麻将作弊器免费版 快乐十分现场直 北京赛车pk记录高频彩 股票融资平台ˉ杨方配资 山西太行麻将下载安装 幸运快三怎么玩赚钱风险小 辽宁11选5复式玩法 黑龙江6加1开奖结果 吉林快3 京香julia番号 不吃牌广东麻将技巧 新疆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3d今日开奖号码 体彩 活塞vs火箭在线直播